当前位置:读读书库 科幻 春云暖

春云暖

【正文】464章 认亲

更新时间:2022/8/7 5:52:39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字母【E】章节报错

时近年关,天气越发寒冷。

这天午后,彤云早布,眼看着又是一场雪。

街上没有多少行人,这样的天气,谁都是能不出门就尽量不出门。

定北公府门前走来一个瘦小身影,披着一件又大又旧的披风,整个人都被罩了进去。

那人手里挎着个包袱,走到门前,把头上的风帽向上推了推,露出了大半张脸。

这是个大约十六七岁的女孩子,一张脸冻得惨白,眉毛和睫毛上都结了霜花。

她把冻僵的双手拢在嘴边,呵了一口热气,鼓起勇气迈上台阶。

站在角门前敲了敲门,没见有人出来,隔了一会儿又更加用力地敲了敲。

守门的家丁正在门房围着炉子烤火,听到有人敲门,披了衣裳出来。

从门缝看了一眼,又退了回去。

没一会儿拿了一只刚烤好的白薯出来,打开门递给这女子。

“拿了快走吧!这儿不让久站。”外头实在太冷了,刚出来就被风给吹透了。

家丁急着回去烤火,朝那女子摆了摆手,让她拿了白薯快些离开。

不想那女子又把白薯递了回来,说道:“大哥,我不是要饭的。”

“不要饭,你来这儿做什么?”家丁看着她问。

“我……我找人。”那女子冻得嘴唇直哆嗦。

看门人见她怪可怜的,又把白薯递给了她:“拿着吧,暖暖手也行!想来是你的什么亲戚在这府里头做工呢吧?可你不能到前门儿来找,得绕到后门去。那儿有进出的人,你拦下一个问问。”

“大哥,我是来找霍公爷的。”那女子捧着白薯,手心里的温暖让她好过了不少。

“你?你是谁呀?找我们公爷做什么?”门人立刻警惕起来。

“我是公爷的故旧,老家在登州,来京城……”那女子似乎太着急了,反而一时说不清楚。

门人却不耐烦地打断了她:“你年纪轻轻怎么撒谎成性呢?我看你就是个骗子!”

“大哥,我不是骗子,我真是来投奔霍公爷的。”那女子急了,马上就要哭出来。

“告诉你,来乱认亲的,我们见多了。”门人的脸色越发难看,“真是树大招风,除了我们知道的这几门亲戚,我们公爷哪还有什么亲故?

就算是还有几故旧,也不该是你这般年纪!我看你的样子,无论如何也没到二十岁吧?

你可知道我们家公爷自幼在漠北,长到二十几岁才回来。他哪会认得你呢?”

“不是的,大哥,你听我说。”那女子急切地分辩,“我的确没见过霍公爷,可我爷爷认识他。”

“你爷爷?那让你爷爷来认啊!”门人认定了她是冒充的。

“我打出生就没见过我爷爷,他叫陈福……”女子说。

“你连你爷爷都没见过,更没见过我们公爷,你这认亲的弯儿绕得还真大!”门人不耐烦,不想再和她啰嗦了,“看你是个女子,我不打你,趁早离这儿远点儿!走走走!再不走可就不客气了!”

说着把她往外一推,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这年月呀,什么人都有。”门人紧了紧外衣,一边往回走,一边自言自语,“自打我们公爷回来,都有多少人上门来招摇撞骗了。都是些不知廉耻的东西!”

霍田是孤儿,霍家本就人丁稀少。

不像一般人家七大姑八大姨,有的没的一大堆。

可就算这样也不能阻止有些利欲熏心的人,赶上门来铤而走险。

谁想这女子虽然挨了一通抢白,却还是不肯离开。

只是她也不敢在门口站着,稍稍走远了些,找了个避风的墙角,瑟缩着身子蹲在那里。

手里的白薯已经不怎么热了,她背转了身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她已经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吃饱饭了,在这天寒地冻的时候,一只烤白薯对她而言已然是难得的美餐了。

此时雪越飘越大,不一会儿地上就已经有了二指多厚的积雪。

这女子蹲得腿有些麻了,又怕时间长了冻坏了,隔一会儿就起身跺跺脚。

天色越来越暗,公府门前的灯笼亮了起来。

看门的开始扫雪,因为再过一会儿公爷就要回来了。

他瞥了一眼站在不远处墙角的女子,冲她喊道:“告诉你,别不识相!快点儿离远些,要是冲撞了公爷就把你扭送到官府去,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女子听了,果然蹒跚着走开了。

霍恬是出城到营卫去巡检去了,所以今天回来得格外晚些。

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没忘记特意绕路给姜暖买爱吃的草炉饼,又给枣哥儿买了个小鼓。

转过街角,看着自家门前的灯笼,霍恬就觉得心里暖暖的。

“霍公爷!霍公爷!”忽然从旁边的巷子里冲出一个人来。

霍恬身边的人立刻警觉,挡在了前面,喝问道:“什么人?!还不退下!”

“霍公爷,我是陈福的孙女儿!”那女子拼命大叫,“我祖父是陈福啊!”

那几个侍卫还要将这女子拖走,霍恬却出声制止了:“且慢,让她把话说完。”

几个侍卫将女子松开,但还是围着她,并不让她和霍恬靠得太近。

“霍公爷,我不是冒充,说的是真心话。”那女子急切地解释,“我们老家原来在登州,后来投奔舅父家就搬到了义和。

我父亲名叫陈大忠,是我祖父的独子。我祖父从年轻时就跟随老公爷出征,从我父亲十岁起,他就没再回过家了。”

“你说你是福伯的孙女,仅凭着这席话,我还无法确信。你可还有别的证据?”此时霍恬已经下了马。

这女子口中所说的陈福,就是陪着霍恬出生入死,几次救他性命的福伯。

在霍田心目中,福伯不是下人,不是随从,而是他的长辈,他的恩人。

“我有证据!”女子激动地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来。

那是半块玉佩,玉质驳杂,不是什么美玉,但霍恬却很动容。

他把那半块玉佩拿出来,仔细端详的片刻。

然后说道:“福伯身上带的那半块玉佩在我屋里,你且进来吧!”

7017k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字母【E】章节报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全球废土:避难所无限升级吞噬星空签到三万年叶云苒傅北爵终极秘境我有一个武道世界农家小福女盗墓笔记道门驱邪人我把诸天系统上交啦爹地宠妻太给力某精神病医生的奇妙游戏旅程这个沙盒游戏不靠谱穿梭致富从1985开始超级惊悚直播间医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2 读读书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