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读书库 悬疑 九幽武姬

九幽武姬

【正文】第316章 确认

更新时间:2022/8/5 12:38:4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字母【E】章节报错

第二日,萧璀做了安排,找了个借口去吏政司查事,让月祝元作陪。月祝元很重视官吏的安排、升迁等事务,一直对萧璀强调要知人善用。所以萧璀一提,他便立即跟随来查看。萧璀、月祝元、吏正司林麓三人正在其中一间议事厅里讨论事情,旁边的房间里却坐着小汜与白荼。两人一言不发,小汜觉得手心都出汗了,他已很久没有感觉到如此紧张。白荼得了月九幽的允诺,如今也已坦荡。

她本想着做完这一单生意就隐退,带着自己两个年幼的双胞女儿去个小镇生活,再不理江湖事。可是没想到,她连再见两个女儿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

三人谈了一会儿,萧璀便让林麓去取文书。他自己仍与月祝元在议事厅内讨论。

“还有一事,我想与王上说,”月祝元说。

“月相但说无妨。”萧璀在月祝元面前十分恭谦。

“如今我年岁大了,已无法事事周全,您是时候得想想谁能替得上了……”月祝元已六旬,现在很多事都渐觉无力了。

“这烨国,我看没有谁能替得了月相啊!”萧璀摇了摇头。

“我看林正司就很好。”月祝元说,林麓虽不是他门人,是从下属官员中提拔上来的,但是为人正直、头脑清晰,人缘也非常好,学识与本事更不用说。

“您说的我明白了,我们再细细看些时日,待他再办几件大事给我看看了再决定。”萧璀其实心里与月祝元的想法是一样的。只是,他没有想到月祝元会今天提出来。难道是有所察觉?

小汜站在窗边看到林麓出了议事厅,就朝白荼点点头。白荼将耳凑到墙边细细去听。昨晚起这面墙被取掉了一块砖,如今与议事厅只剩一纸地图,里面讲话的声音这边听得一清二楚。

两人讲了什么白荼并没有在意,她注意的是声线、语速、咬字。白荼确认完,便退了一步。

小汜给了她一个询问的眼神,而白荼则郑重地点了点头。两人未说一句话,白荼站着不动,而小汜则仍站回窗边,趁着巡逻队经过房间时出了这间房,多人的脚步声掩住了两人的脚步声,他们顺利退出了吏政司。

“如何?”上了马车,小汜迫不及待地问。

“她应我的可能成真?若是毁约,我做鬼也不会放过她。”白荼知道再问也没有什么用,他人为刀俎自己为鱼肉。

“看你这话说的,好像她能怕了你这一只鬼样的,她手上的血债几万、几十万条,不差你这一条。但是她说到做到。”小汜笑了。

“石嶷呢?”白荼问。

“昨日已经死了,若是你想,到时将你们两人埋在一起。”小汜淡淡地答。

“不必了。”白荼也淡淡笑了笑。

小汜将白荼送回了私牢,自己回了郡主府,小汜已从白荼那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金主就是月祝元。

小汜立即往“紫苑”赶。

萧璀与月祝元分开后也立即去了“紫苑”。月祝元看了萧璀离去的方向是往王宫去了。“紫苑”被萧璀藏得很好,月祝元一直都不知道,还以为是月九幽自己的地方。

萧璀比小汜先到,一进院门,就看到月九幽在花间立着,一身白衣。她正在剪花。剪下的花枝插了些在腰间,插得腰带都要松开了,听到有人进院,便将手中的一枝咬在齿间,边整理着碎花枝。

萧璀走到栈道上问:“长着不好吗?为何要剪?”

月九幽抬头,口衔火红花枝,在日光下美得如同一幅画,让萧璀看愣了,直到月九幽将腰间的花递给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月九幽将口中的花取下,和手中那些一起都扔在了栈道上。

“这些开败了,我不喜欢破败之象,还不如早些剪了。”月九幽冷冷答。

这美景、美人、冷声,让萧璀觉得她熟悉又陌生。

萧璀低下头,这才看到脚边这些花有了败意,他笑道:“那为何不扔在根边做肥?”

“若是在栈道上走,就看得到那一片脏乱,不喜欢。”月九幽又答。

萧璀这才想起她爱净,所以不爱下雨天,也不喜泥地。

“那就让下人去剪吧,踩了一脚泥,定又觉得难受……”他正说着,月九幽已经坐在栈道上开始脱鞋袜了。接着便光着脚站到了栈道上。

“想要清静,下人都撤了。”月九幽老实地说。

“这凡事都自己动手,可不是要累坏了?”月九幽住进来后,萧璀还是第一次来“紫苑”,刚才还在想,怎么连个看门的都没有,而且大门也就是掩着,他便直接走了进来。

无衣、灼瑶两人都不知去了哪里,一个都没有看到。

“‘月影小筑’也没有下人,”月九幽也不看萧璀,接着说,“园子里的残花都是殿下亲手剪的……”

这回,她正说着,就见萧璀拾起栈道上的花剪,走进了花丛里。月九幽吃了一惊,想要拦,就见他已走深了,便也不再去理,就坐在道边看着他剪花。他很擅长,刚才只看了下她剪下的花,就会寻败得差不多程度的花来剪,也学她将花插在腰带上,他的踏云靴粘满了泥,衣摆也是。

月九幽看着花间弯腰挽袖剪花的美男子,“呵呵”大声笑着。那美男子也回头朝她温暖地笑。

小汜进院子里,被花丛中的萧璀吓了一跳。萧璀弯着腰低头看花,小汜还以是无衣,结果一抬头竟是他。

“王上,怎么是你?!我的天!”小汜大声叫道。

“姐,也是你厉害,还使唤上咱们烨国的王了!”小汜又冲月九幽大声叫道。

“我哪里能使唤他,他自己要去的。”月九幽又呵呵呵笑起来。

“王上,您上来吧!我这里可没有你可换的衣靴,一会这样子回王宫,旁人不知该怎么想了。”月九幽见小汜来,就对萧璀说道。

“无妨,我今日就在你这里。一会让他们送身衣服来就是。我不看着你,你肯定扔下我一个人去‘听喜楼’。”萧璀对于她还是相当了解的。

萧璀走了回来,学着月九幽的样子,将残花扔在栈道上,又坐在栈道上开始脱靴袜。天热,他的头上挂了密密的汗珠,月九幽从怀里掏出个帕子递过去,萧璀没有接,只将带着树汁脏污不堪的手举起来给她看。月九幽只好替他擦。

“这都是剪花,怎么你是能弄得泥里打个了滚样的?”月九幽见衣上都沾了泥,再看看自己白衣都未沾上。

“活干少了,以后常来,就会好了。”小汜没好气地替萧璀答道。

“那在我这里,怕是茶都喝不上了,我平日都是喝凉水,懒得烧。”月九幽打趣道。

“我花都剪了,茶就烧不得?我烧给你喝,可好?”萧璀大方道。

“你们就不要在那里打情骂俏了,我都来了,难道不想知道结果?!”小汜看到两人虽没有说着情话,却感觉满栈道都淌着蜜,两人还不自知。

两人听到小汜这样说,就齐齐望向他。

“是他!”小汜也不等了,就直接说道。

两人并没有多惊奇,只是月九幽脸色黯淡下来,刚才眼中的神采已然是没有了。

忽然一阵急雨来袭,三个人忙跑回宅子去,萧璀从月九幽身后揽紧她,用轻功将她带到走廊下,然后两人看着狼狈奔跑的小汜笑得很是开心。小汜气心急败坏地地使了自己那仅有的一点内力和轻功也到了廊下,雨越下越大。

小汜在廊下跟两人细讲了情况,便回了“听喜楼”去安排别的事情。屋里只剩下月九幽与萧璀。

“无衣与灼瑶呢?”萧璀问。

“去做点别的事情了。”月九幽站在廊下听雨,虽不喜欢雨,可雨一下天气就凉快多了。

“也是难得,居然放心你一人在家。”萧璀没有再细问。

他说到做到,真就去取了茶具、水炉出来,坐在廊下的茶桌上烧水煮茶喝。

两人就一左一右坐着,喝茶吹风,很是惬意。

“如何?”萧璀问。

“一般。”月九幽摇摇头。

“就不能夸夸我?”

“好喝。”

“你也着实过分了。”

“午饭吃什么,刚才忘记让小汜送些吃的来了。”月九幽想起这人要在这里待到晚上,那饭要怎么解决。

“厨子也遣走了?”

“嗯。”

“那我来做。”萧璀想也没有想便答道。

“什么?”月九幽以为自己听错了。

“那我来做!”萧璀又重复一遍。

“王上会做饭?!”

“不会。”

“那你如何做?”

“我聪明,可以无师自通。”萧璀倒是很有信心。

看看日头,也真就去了厨房。月九幽怕他把厨房给烧了,也跟了过去。

“米在哪里?”

月九幽摇头。

“油在哪里?”

月九幽扔摇头。

“肉呢?”

月九幽还是摇头。

“你向我诠释了什么叫‘一问三不知’,我多谢你。”萧璀一本正经地说道。

月九幽就哈哈大笑。

小汜是什么人,哪里会不知道他们没有饭吃,早就让雀儿亲手做好了饭菜,给他们送过来。一进院,看厨房飘出了炊烟,还以为是月九幽在做饭,就跑过去一看,煮饭那人居然是萧璀!他勉勉强强居然做出了个三菜一汤,饭也煮熟了。

小汜悄悄退了出来,将门口的饭菜原封不动地提了回去。

月九幽与萧璀又将饭菜都端到了廊下去吃,雨仍下着,太阳也看不到了,果然是凉爽舒适。两人头凑着头吃饭喝汤。月九幽看着眼前这位王,已没有了王的样子。发冠也歪了,两手袖子挽得老高,小臂上沾着炭黑,华服胸前也沾了油污,光着脚,衣摆上挂着干掉的泥。

这恐怕是萧璀一生中最狼狈的样子,也恐怕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样子。

“他给你做过饭吗?”萧璀大口喝着汤,含糊不清地问。

“那倒是没有。”月九幽忍着笑答。

“那我总算是胜他一筹了。”萧璀满意地将汤喝尽。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字母【E】章节报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阴商宇宙职业选手老婆你矜持点秦云萧淑妃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破案:我是朝阳群众我的成神日志我真不是盖世高人前妻乖巧人设崩了首辅娇娘阳间借命人第一战神无限从饕餮开始风起龙城团宠小幼崽飒爆全皇朝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2 读读书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