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读书库 悬疑 九幽武姬

九幽武姬

【正文】第318章 临终

更新时间:2022/8/6 18:08:3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字母【E】章节报错

深夜,旗诛将睡梦中的冷焰叫醒。

“冷公子!”旗诛又敲了一遍门这才听到冷焰慵懒、低沉的声音。

“旗老板,这么晚了做什么?”

“主人请您去。”旗诛有些急切地说,“就这还杀手?门都快拍破了还不醒来,也不怕有人寻仇。”

好一会儿,冷焰才打开门走了出来,出来时已经换好了衣服,整整齐齐了。其实在旗诛走近时,他就从床上跃到了门边,故意等她敲了第二次门才应,然后才开始换衣。

“去哪里?”

“车在楼外等着您了。”

旗诛在前面一摇三晃地领路,冷焰跟在她身后,眼光在她窈窕的身段上停留了几眼。

大门外停着一辆深蓝布蓬的马车,冷焰一到,车夫就替他掀起了车帘,让他坐了进去,然后一路载着他出了王城,到了城郊。

马车一直走的是大路,看来并不是去什么秘密的地方,没有隐藏路线。晚上也能出城,没有人阻拦,一定是手中里有令牌。他细细听了也没有人跟。最后,停在了一片林子前。

车夫将马停了下来,掀开了车帘,示意冷焰到了。

他走下车,就看到树林边站着一个人,一身葡萄紫的衣裙,正是月九幽。她的身边,站在一身白衣的白荼,似乎没有受什么伤,连捆都没有捆。

“她可是会武功的,你捆都不捆?”冷焰走向二人,对月九幽道。

“高得过我?”月九幽斜着眼问。

“那我两人同力肯定可以。”冷焰呵呵一笑。

“我今日心情不好,不要惹我。”月九幽脸色不好,“我应了她和你见最后一面,给你们半刻时间。”

冷焰也看出了月九幽心情不悦,就不再说什么,朝白荼走去。

“若给的银钱够,我也可以帮你一搏。”冷焰看向白荼,见她一脸平静。

“搏什么,我命根子在她手中。”白荼苦笑。

“什么命根子?账本?”冷焰好奇地问。

“都不是。我七年前生了一对双胞女儿,你是不知道的,如今在她手中。”白荼知道自己今日活不了,便告诉了冷焰。

“白雅和白芷。”冷焰邪笑了笑。

“你知道?”这下轮到白荼吃惊了。

“当然,你生的时候我就在门外啊,好奇而已。”冷焰回答,他当时也只不过想拿白荼一点把柄而已。女人他见得多了,她怀着双胎时尽管穿着宽衣,但从体态面貌上,还是被冷焰看了出来。

“你知道便好。我留了金子,其中一半给你,另一半只想劳烦你替她们拿着,每年送些去,保证她们的生活。虽不得大富大贵,但也能衣食无忧了。”白荼想到一双女儿,眼中已含了泪。

冷焰听到白荼这么说,已无法再说出什么混话,他冷静地思考了一会儿,问:“怎么不找个靠谱些的人,你知道我……”

“眼下我哪里去找个可靠的人?这烨都,除了你外再无其他我熟识的人了。而且,我知道你较其他杀手,是最善良的一个了。”白荼诚恳地看着他,握紧了他的手。

“好,我应下了。”冷焰点点头。

“你附耳过来,我告诉你取金的方法。”白荼将嘴凑到冷焰耳边轻声简短地说了些什么。

月九幽隔得远没有听见,她只看到冷焰一脸惊愕。

冷焰好一阵子没有反应过来,再次望向白荼,就见白荼朝他重重地点头。

月九幽走近时,只听到白荼最后一句:“拜托了。”

冷焰只能点头。

“你走吧!”月九幽对冷焰说。

冷焰知道自己无能为力,他已听到林中的声音,她不是一个人。于是,他回到了刚才乘坐的马车上,由车夫又一路送回了点翠楼。

月九幽看着冷焰的马车离去,才和白荼说话。

“你心愿已了,可以安心上路。”月九幽冷冷道。

“劳烦太后亲自来送,白荼这世也没有白活了。我先替白雅、白芷拜谢太后大恩。”白荼说完,便跪拜行礼。

“本也不是送你,只怕冷焰出什么幺蛾子其他人治不下来。”月九幽不留情面。

等白荼起身,月九幽从怀里取出一个瓷瓶递了过去:“留你个全尸体,会帮你办身后事,等白家姐妹大了,还可以来拜祭。”

“谢太后。”白荼提到两个女儿,有些平静不了,但她深吸了一口气,打开瓷瓶一口将里面的液体饮尽。

毒药如酒穿肠而过,白荼只觉得胸腹一阵钻心地疼痛,接着便无法呼吸,眼也开始模糊。这死期,于她,就是明日,已不再害怕。她的身体感觉着真真切切地疼直到麻木,接着就倒在了月九幽的脚边。

小汜在林中远远看着,直到白荼倒下,才走了出来。

“真要如此做?可能后患无穷。”小汜问。

“我还怕什么后患。”月九幽无奈道,自己的敌人还少吗?此次按下了月祝元,又不知何时会有其他人出现,总之,她一日不死,就永远不会安静。

小汜点点头,接着一挥手,又有几人走出林子,抬走了白荼。

“以后,盯着的加上月祝元,若发现他不妥,直接杀了不要迟疑。”月九幽对小汜说。

“早就安排了,他想杀你,我如何能放过他!我心里可没有你的家国大义!只要发现他再有一丝对你的杀意,我便会杀了他,月家人我不怕的!”小汜咬着牙说道。

“迟早有一天,你会取代月家,心也是要冷起来。”月九幽答道。

“月家有河公子、渊公子……”小汜听到月九幽说取代,心里有些惶恐。

“河公子太善,渊公子太滑,都不如你,他们仅可维持月家。五子中再无人能及月祝元。”月九幽摇头道,“我此次见他,心里也有些吃惊了,家事国事让他太过伤神,脸也已有病色,恐时日无多了。你还多年轻,你将是烨国第二个月祝元。”

“所以,今晚姐才没有杀他,是看出了他已时日无多了。”小汜这才恍然大悟,他就想着,月九幽是如何心冷的人,哪里会因为他是义父就下不了杀手。与他的恩情早就断在了嫁到曜国时。

“他是知道自己的情况,这才想到了找杀手杀我这个方法,就是要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我,那样,他才死得安心。”月九幽太过了解他了。

“好在我们拆穿了他。这下便无计可施了。”小汜冷笑道。

“如今,只能带着遗憾走了。没有见到他一手创造的烨王成为北州王,成为四州王。”月九幽边说边跨上了马回王城。

回王城时,没有看到冷焰还觉得奇怪。她还以为冷焰会在回程的路上等她,哪里会乖乖地回点翠楼。但直到她和小汜各自进了城回了家,都没有看到冷焰。

冷焰让那辆马车送回了点翠楼。

点翠楼里已经渐渐安静了,但是旗诛仍在大厅里坐着,看到他进门就立即站了起来,可见是在等他了。

“冷公子,饿不饿,要不要我备点吃的给你?”旗诛迎上来问。

“不必了,你家主人也是太磨人了,我现在就是困得很。”冷焰暧昧地说道。

“那……那你早点休息……”旗诛只然是往了歪处想,没有了想跟着他的意思。

冷焰进了房间,将房门关严了。侧耳听了一刻时间,确定旗诛不会再来后,就从后窗翻了出去。他住的是三楼,和地面比起来,屋顶离得更近些,所以他是跳上了屋顶。先伏在屋顶里观察了点翠楼四周的情况。

天已微微发白,已有早起的人开始活动。他再一次确认没有任何可疑的人后,就沿着这条主街的街道房屋的屋顶行进,他黑色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夏日舒爽的风中。

他要去找一个人,找一个白荼刚刚告诉他,而且他必须去找的人,他心中悲愤,让他连心心念念的月九幽都顾不上了。

第二天午时,旗诛还不见冷焰出房门,便又去敲门。心里还想,这是有多累,睡了这许久也不肚子饿吗?

“冷公子,冷公子!”旗诛亲切地唤道。

里面没有人回应。

“冷公子!该起了!”旗诛又叫道,他睡得死,昨夜也是叫了几遍才叫醒他。

要是屋里仍然没有人回应。

“冷公子!我进来了!”旗诛去推门,发现门从里面锁住了,她一边拍门,一边从袖中抖出了短刀挑开了门栓。

屋里空无一人,冷焰早已不知去向。

旗诛愣了一小会儿就转身走出房门,伸手招过一个伙计,附他耳朵交代了些话。

这伙计将话转到了路边的卖柴人,卖柴人挑起柴走进了月九幽的“紫苑”后门。放下柴,又对无衣讲了旗诛的话,他没有走,而是老实待着,等着回话。

月九幽怕热,又无事可做,正在廊下昏昏欲睡,就见无衣走了过来。

“怎么了?”

“冷焰昨夜见了主人后先回了点翠楼,然后就不见了。”

“不见了……”

“让旗诛不用管了,若是回来当作没事发生。”月九幽回道。

“好,他不用管,可以吗?”无衣显然对这个武功高强的杀手很是忌惮。

“自会回来的,他不会让我死在别人手里。”月九幽笑道。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字母【E】章节报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阴商宇宙职业选手老婆你矜持点秦云萧淑妃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破案:我是朝阳群众我的成神日志我真不是盖世高人前妻乖巧人设崩了首辅娇娘阳间借命人第一战神无限从饕餮开始风起龙城团宠小幼崽飒爆全皇朝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2 读读书库 All Rights Reserved.